当前位置:云南百姓生活网 >> 科技 >> 文章正文

不做生意的马斯克专注于火箭和投机币 特斯拉失控

发布于:2021-02-26 被浏览:3955次

[突出显示]

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忙于SpaceX等特斯拉对外事务,牺牲了公司的产品质量和发展战略。

批评者指出,外部事务对马斯克的需求越来越大。特斯拉一系列有问题的商业行为,甚至完全错误,都是潜在的迹象。

如今马斯克在特斯拉很少露面,越来越孤立。公司内部有一个习惯,马斯克说了算,喜欢从上到下盲目跟风。

最近几个月,马斯克很少出现在工厂里,只参与既定的决策和高调的活动。

5随着马斯克的移动,更加专注于SpaceX,他在特斯拉的角色与以前大不相同,他的特殊要求也少了很多。

马斯克表示,最终目标是让特斯拉每年生产2000万辆汽车,但这在投资者看来不现实。

(本文约5000字,全文阅读时间约7分钟)

最近,马斯克经常乘坐私人飞机往返于他在南加州的家乡、特斯拉湾区工厂、奥斯汀新工厂和得克萨斯州的SpaceX设施,并抱怨他的日程安排太疯狂。据知情人士透露,马斯克在SpaceX等特斯拉对外事务上投入了更多精力,在特斯拉的存在感越来越低,公司的产品质量和战略成了牺牲品。

【编者按】

埃隆马斯克自己抱怨说他太忙了,他只是厌倦了应付。

作为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esla)和太空探索技术公司SpaceX(SpaceX)的首席执行官,马斯克几乎每天都乘坐私人飞机:飞往他在南加州的家乡、特斯拉在湾区的工厂、特斯拉在德克萨斯州奥斯汀的在建工厂以及SpaceX在德克萨斯州墨西哥湾沿岸的发射场。

近日,49岁的马斯克两次抱怨自己的工作日程安排太“疯狂”。他要亲自掌控特斯拉和SpaceX的进度,在拥挤的会议上接受“海量信息”。

马斯克将特斯拉从电动汽车领域的初创公司变成了世界上最有价值的汽车制造商。然而,批评者说,过度紧张的日程安排和他周围日益增长的狂热个人崇拜已经开始显示出马斯克经营的电动汽车公司的缺点。他们说马斯克忙于SpaceX等特斯拉对外事务,却牺牲了公司的产品质量和发展战略。

特斯拉的投资者、马斯克的支持者罗斯戈贝尔(Ross Gerber)表示:“多年来,他的一些行为令人震惊,造成了巨大损失。他与美国证券交易所的麻烦是这样的。”与特斯拉关系密切的戈贝尔补充道:“他千里迢迢赶来,不容易。我担心的是,成功让他又有点放荡了。”

在过去的一年里,马斯克在SpaceX上花了很多时间,试图证明他领导的公司有能力用可重复使用的火箭把人送入太空。与此同时,特斯拉开始在世界各地的许多工厂施工,并向市场推出了新的SUV型。除此之外,马斯克也迎来了儿子的出生,搬到了德克萨斯州。他不仅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发了大量推文,还在社交媒体应用Clubhouse等平台上公开发声。由于特斯拉股价飙升,马斯克今年1月成为全球首富。

批评者指出,外部事务对马斯克的需求越来越大。特斯拉一系列有问题的商业行为,甚至完全错误,都是相应的潜在迹象。特斯拉的前任和现任员工描述马斯克很少出现在特斯拉,变得越来越孤立。下属不会

愿质疑马斯克的想法,岗位设置常常与市场需求脱节。公司内部形成了一种马斯克说了算、自上而下都喜欢盲目跟风的习气。

特斯拉根本不理睬置评请求。而马斯克只回复道:“代我向你的傀儡大师问好。”

对马斯克的依赖

在今年2月份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中,特斯拉也特意强调了公司过于依赖马斯克所面临的风险。

“我们高度依赖我们的首席执行官和最大股东埃隆·马斯克的所作所为。”特斯拉在文件中用非同寻常的措辞表明马斯克在特斯拉之外还有大量工作。“虽然马斯克花在特斯拉的时间很多,在我们的日常管理中也非常活跃,但他不会把全部时间和精力都投入特斯拉。”

文件中提到马斯克是SpaceX和“其他科技公司”的主要负责人。除了特斯拉和SpaceX之外,马斯克还领导着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和隧道建设公司Boring Company。

马斯克介绍载人龙飞船

迄今为止,马斯克冲动型领导风格对特斯拉利大于弊。他的赌注成功了,特斯拉从一家新兴的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一跃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汽车制造商。去年公司创纪录交付近50万辆汽车,几乎抵得上所有其他汽车制造商在美国的电动汽车销量之和。

但特斯拉在某些新发布车型上遭遇挫折,汽车部件老化后出现的质量问题导致一些车辆被召回,这种领导风格的负面影响也开始初露端倪。监管机构正在调查特斯拉汽车是否存在起火隐患,也在审查其他创新性功能。

Model Y发布会现场的马斯克

“特斯拉除了‘让我们做埃隆想做的事’之外,没有别的文化,”《荒唐:特斯拉汽车的真实故事》(Ludicrous: The Unvarnished Story of Tesla Motors)一书作者艾德·尼德迈耶(Ed Niedermeyer)说。他表示,赛博卡车首次亮相就令人瞠目结舌。车上一扇所谓坚不可摧的窗户在大庭广众之下轻易就被打碎,用来形容特斯拉当前的状态再贴切不过。

“这清晰反映出埃隆在公司内部越来越孤立。” 尼德迈耶说,“他变得越来越强大,而这种强大让他越来越孤立。”

特斯拉的现任和前任员工称,最近几个月马斯克很少出现在工厂里,来也只是参与既定决策和高调活动,比如每季度末来审查汽车交付量,或是参加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以及投资者活动。这与大约三年前的情况形成鲜明对比。当时由于电动汽车Model 3面临生产问题,据说马斯克为解决问题直接睡在工厂里。

一名特斯拉前员工说,“我认为,随着公司更成熟,压力肯定会减少。” 马斯克曾密切关注这位员工待过的自动化团队。“他在某些事情上的压力肯定已经减轻了。”

事务繁多

马斯克在南非长大,后来移民到加拿大,并进入宾夕法尼亚大学深造。2002年,马斯克将自己与他人共同创建的支付平台PayPal出售给eBay,成为一名科技巨头。马斯克通过出售PayPal赚了1.65亿美元。2002年,他又创立了SpaceX公司,希望通过一己之力将人类送上火星。

本月提交给监管机构的文件显示,马斯克是在特斯拉成立一年后的2004年进行了投资,持有特斯拉逾20%的股份。当年马斯克被任命为公司董事长,但在2018年与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发生争执后,他失去了这一头衔。

马斯克领导下的SpaceX在德州南部测试星际飞船原型

2008年马斯克成为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并开始彻底颠覆汽车行业。他帮助策划一系列新型电动汽车的发布。这些电动汽车拥有令人心潮澎湃的运动型外观,同时又有足够的续航里程,简直是又漂亮又实用,和之前电动汽车带给众人华而不实的印象形成了鲜明对比。这两种因素的结合将电动汽车推向大众市场,使特斯拉从一个小众豪华汽车制造商成长为电动汽车巨头,年销售电动汽车近50万辆。

马斯克在Twitter上有超过4700万粉丝,这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功于他特立独行的个性让自己频频陷入各种争议漩涡。

马斯克也和许多科技公司首席执行官一样,长期承受着保持公司新鲜感和创新性的压力。但随着特斯拉步入中年,其也面临着很多新兴硅谷初创企业成为科技巨头一样的风险。

苹果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在2011年去世之前就以其远见卓著而闻名,一些人认为他的去世影响到了苹果创新。亚马逊很快将面临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杰夫•贝索斯(Jeff Bezos)向执行董事长的转变,这将对他一手所培育的公司文化形成考验。

“特斯拉最大的资产是马斯克,”韦德布什证券公司分析师丹·艾夫斯(Dan Ives)说。多年来艾夫斯一直密切关注马斯克的举动,他补充说,如果“马斯克觉得自己在特斯拉取得了巨大成功,已经打造出一个无与伦比的品牌,现在可能会从5挡降到3档”,有些人担心这对特斯拉到底意味着什么。

最近,就连马斯克自己也质疑还能在现有岗位上坚持多久,并暗示他会写一本书。

“没有人会或者应当永远担任首席执行官,”他在上个月末的特斯拉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如果能多一点空闲时间就好了。”马斯克的话引发了一波关于他可能会从特斯拉离任的猜测,但几乎可以肯定是为时过早。

这与两年前大不相同,当时由于对公司生产和市场需求的担忧,特斯拉股价一度跌至冰点。因为面临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的调查,马斯克和特斯拉各掏了2000万美元的罚款进行和解。2018年他还因此失去了特斯拉董事长一职。

但疫情过后,马斯克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出名、更受人尊敬。现在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人之一,《财富》杂志将他评为2020年年度商业人物。在“全世界最受尊敬的男人”排行榜中,马斯克跻身前十,排名紧随教皇方济各之后。

在2019年年中触及177美元的低点后,特斯拉股价在一年多后飙升至逾2000美元的新高,直到公司在去年夏末实施了五比一的拆股计划。特斯拉现金流困境已经大幅缓解,连续几个季度实现盈利。

2019年末,特斯拉遭遇了一次非同寻常的挫折。当时公司发布了一款名为赛博卡车(Cybertruck)的电动皮卡,旨在为电动汽车开拓一个新市场。尽管赛博卡车让特斯拉的忠实粉丝兴奋不已,但棱角分明的外观和不锈钢材质外壳却让很多原本对特斯拉皮卡感兴趣的消费者反感不已。

特斯拉赛博电动皮卡发布会现场

去年年初,随着疫情蔓延,马斯克开始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表示恐慌是“愚蠢的”。他还毫无根据地放话,到4月底“新发病例将接近于零”。在4月下旬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他在公众面前对加州官员的停工令大发雷霆,嘴里充满了各种咒骂。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哈斯商学院管理学教授詹妮弗•查特曼(Jennifer Chatman)称,特斯拉还解雇了疫情期间选择待在家里的员工, “每当降低特斯拉工作场所的质量,就意味着愿意在那里工作的员工质量也会降低。” 查特曼说。

去年5月,马斯克又发了一条质疑特斯拉价值的推文,导致公司股价暴跌。他还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宣布了自己另一个儿子的出生,并为他取名为X Æ A-Xii。

马斯克通过个人社交媒体宣布了自己另一个儿子的出生

“我会卖掉出售几乎所有实体财产,”马斯克在去年5月的那段风波中写道。“不会再要房产。”

同月,马斯克还在卡纳维拉尔角亲自监督了SpaceX史上最重要的任务。SpaceX旗下载人龙飞船成功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的两名宇航员送入国际空间站并安全返回,成为第一家将人类送入轨道的私营公司。

和许多受够了加州生活环境和自然灾害的当地人一样,马斯克去年迁到德克萨斯州,并在12月承认自己已经搬家。

无暇兼顾

随着马斯克搬家并将更多精力放在SpaceX上,特斯拉员工表示,马斯克在公司的作用和之前大不相同,他提出的特殊要求少了很多。

特斯拉于2020年发布了备受期待的Model Y电动SUV,但出人意料地遭遇困境,这迫使该公司对产品线进行了数次调整,有一次甚至将价格下调了3000美元。公司最近还发布了改款Model S,配置飞机式矩形方向盘,并用方向盘上左右侧的按钮转向灯和换挡控制杆,这些备受争议的元素可能会受到监管机构的审查。

自去年年初推向市场后,Model Y在质量控制方面面临着不少问题。有报道称一辆全新的Model Y在行驶中整个车顶被掀飞,还有汽车的后座压根没有固定。一些分析人士将这些质量问题归咎于疫情期间生产汽车的压力。

与此同时,尽管监管部门和业界都担心准备不足,但特斯拉还是在去年10月推出了所谓的“完全自动驾驶”功能套件。该公司在系统中并没有使用最先进的硬件,而是选择了更便宜的方法,通过一系列相互连接的摄像头将汽车检测到的实时图像拼接在一起。

目前一些特斯拉汽车已经使用了近10年时间,其中一些Model S电动轿车和Model X电动SUV面临召回,原因是车上安装的高科技屏幕存在缺陷,未能达到行业标准。

今年1月,美国监管机构要求特斯拉因触摸屏故障召回158000辆汽车,因为故障会导致触摸屏停止工作引发安全问题。但公司负责法律事务的副总裁认为,不该指望特斯拉巨型中控屏幕的寿命能跟汽车的使用寿命一样长。这再次引发了人们对特斯拉汽车整体寿命的担忧。

现在,马斯克还发现自己有机会扩大特斯拉在欧洲和亚洲的影响力,并将特斯拉的吸引力延伸到美国中部,特斯拉计划在那里生产赛博电动皮卡。

特斯拉已经开始在奥斯汀建造新工厂,并将其宣传为公司未来的重点。在德国柏林附近开工的另一座工厂预计将向特斯拉欧洲市场供应汽车。与此同时,公司继续在亚洲大举扩张。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正在全力生产供应本土市场的Model 3和Model Y电动汽车。

特斯拉位于德州奥斯汀的新工厂已经在建设当中

马斯克把赌注押在了Model Y电动SUV上,他说这款车的销量将超过Model S、Model X和Model 3销量之和。马斯克说,他的最终目标是让特斯拉每年生产2000万辆汽车。

这种说法在投资者看来有些不切实际。

密切关注特斯拉和马斯克动向的Loup Ventures投资者兼管理合伙人吉恩·蒙斯特(Gene Munster)表示:“即便拿乔布斯做对比也不合适,因为马斯克在公开场合的所作所为甚至更加极端。”“总有一群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备受争议,但却为股东做出了巨大贡献,乔布斯和马斯克都是此类人物。”

投资者和分析人士指出,最近特斯拉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迹象。本月特斯拉在一份商业文件中表示,其斥资15亿美元投资了比特币,未来会将这种加密货币作为支付方式之一。虽然特斯拉可能会从比特币当前的剧烈波动中获利,但分析师认为此举将带来严重财务风险,可能会抹去公司利润。

就在公司发布声明的几天前,马斯克发文公开支持加密货币狗狗币,使得狗狗币的价格随之出现飙涨。其中一条推文写道:“是谁把狗狗放出来的。”

马斯克上周末又在个人社交媒体上表示,比特币等加密货币的价值似乎过高。比特币的价格随后应声下跌约1万美元,价格的剧烈波动使这种加密货币价值不确定性增加。特斯拉股价周二上午也大幅下跌近4%,至每股688美元。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教授查特曼说,“我们在马斯克身上清楚看到了这一点:缺乏对冲动的控制。”

一名特斯拉现任员工说,当他得知一名同事跟随马斯克的脚步,将内部发行股票所获得的7万美元投资比特币时,他感到很不安。

“马斯克知道自己说什么,人们就做什么,而他正在利用这一点,”这名员工说。他记得自己曾这样警告同事,马斯克“不会在乎你,他会毁了你。”(皎晗)

「硅谷封面」系列是为科技圈大咖访谈、重磅研究报告和大公司深度调查等汇总的栏目,旨在为科技资讯爱好者提供最有思想深度的优质好文。